兲眞の①為

草芥集:


关于摄影的自我采访(一)



1、你是怎样开始拍照的?

答:我第一次因为工作摸相机是1999年。当时要帮客户设计一个茶叶包装,于是借了一台凤凰单反相机,去附近的茶场拍一片茶叶,相机型号不记得了。在之后是因为2002年要去欧洲出差,那是第一次出国,觉得应该带上一部相机,为此我特意买了一台Olympus IS-300。购买地点是在南京新街口的一家百货大楼,价格要2000多,差不多是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。

但严格意义上说,这些并不是我与摄影结缘的起源,虽然我很长时间从事的工作比如设计、印刷、色彩,或多或少与此些许的关联。直到2008年底,我买了第一部数码相机:佳能50D,镜头是适马18-200mm。


2、你现在的工作是职业摄影师?

答:不是,我的日常工作与摄影完全无关,除了少数特定的朋友,我的同学、同事、大部分朋友都不知道我的这一面。还有极少数人,从来没有看我拿过相机、更没有看到我拍的照片,却喜欢在特定的场合还死命帮我瞎吹,我不知道这算可爱,还是可悲。

还有一个好玩的现象。有些人会问我,你是专业摄影师么?我总是语塞。至少在摄影领域,我无法界定专业的范畴。另外我认为,专业和职业同样有着很大的差异。


3、你用数码相机还是胶片相机?

答:都用。但是在拍摄家人的时候我总是习惯用数码单反,原因不明。其它时候不一定,或者说以胶片为主。至于为什么用胶片,矫情点说,我喜欢有温度的过程和结果,胶片可以帮我做到这一点。


4、你当下正在进行的拍摄项目是什么?

答:有几个在同步进行,具体的恕我无可奉告,保密。有些是长期的。


5、有哪些特别喜欢的摄影师?

怎么说呢,马格南的风格是我尤为喜欢的,马格南名下的摄影师,都值得我虔诚仰望。另外阮义忠、何藩、吕楠等是我特别喜爱的华人摄影师。我对所谓如雷贯耳的日本摄影师比如荒木、森山的摄影作品没有兴趣,但是特别对Flickr上一位日本女摄影师钟爱有加,她的Flickr网址是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6261。


6、你具体用哪些摄影器材?

答:我不想谈这个。


7、你喜欢哪一类照片?

答:简单、朴素、安静的美好,融入了摄影师和被拍者情感的照片(所以潜意识里不太接受黛安·阿勃丝的作品)。尽管有些人并不知道已经被拍进画面成为照片的主角,但是优秀的摄影师必须擅长捕捉那些情感流露的瞬间,甚至在彼此完全陌生的情形下----我的意思是摄影师未必需要与被摄者沟通,比如街头摄影,但是并不妨碍通过摄影这个媒介,将二者的情感进行串联。

当然,我喜欢的风格就是我追求的风格,也就是我的镜头的朝向。


8、准备什么时候出版自己的摄影集?

答:之前有准备制作一本自己的摄影集,书名就叫《平常集》,甚至连自序都构思好了,但是最终决定无限期延迟。后来又准备整理一些2013年拍摄的作品,主题好像是叫《遗失的四季》,但后来依然决定顺延。

至于原因,我觉得首先是心境的变化,有些事情容易起兴也容易退潮。还有我觉得我的积累还不够,什么时候能积累到足够的分量,需要在重新等待和评估。


9、关于摄影有哪些困惑?

答:有,但是不具体。首先摄影是一个大概念,没有一个摄影师能够通吃,所有类型都能驾驭和擅长,说不定卡帕离开战地、布列松走进摄影棚,想想都有点可怕。对于自己来说,坚持自己喜欢的风格,并且为此锤炼更加熟稔的技术和技巧,就一定能拍到好照片。当然,如果有机会走几趟远门(不是带着工作任务的出公差),会有更多的收获,只是这样松弛状态的机会对我来说太少。


10、最后一个问题是没有问题,你自己随便说两句吧。

答:对于每个拿起相机的摄影人来说,其意义都不尽相同,有些是谋生、有些是爱好、有一些可称为是为了某种心灵救赎(比如前世就结缘或留有孽债)。对于我来说,当其他的原因比如工作、生活令我紧张、焦虑、烦恼的时候,只有拿起相机才能一时忘记这些负累。当然摄影本身也会让我紧张、焦虑和烦恼,因为有未知、有错过、有如何才能更好的迷思。

摄影并没有让我变得更加高尚,反而使我更加普通平常,我会一直普通下去,这很好。


未完待续。